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作文

日期:2019-06-12?|? 作者:本站原创?|? 141 人围观!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作文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作文那年,我四岁。

我的童年是在虎丘的外婆家度过的,所以在我五岁之前的记忆里,就有了那座当时我看来很高的灰色的虎丘塔。 阿婆,时常会把我抱坐在她的膝头,如数家珍般地说起虎丘山上的传说,那些传说并不是只有阿婆说起,可我偏偏就是喜欢听阿婆用夹带着普通话的却依旧有味道的吴侬软语大气吸引我的故事,至今仍记忆犹新。

也许阿婆就是我的历史启蒙老师吧。

然而,在我童年的记忆力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那巍峨高耸中外驰名的虎丘塔,而是那横亘在田野旁的那一条灰色的铁路。 家里人都忙碌着工作时,有一个人陪伴着我老太太,她是阿婆的妈妈。 夏日的午后,老太太常常会带着我走过家旁边的那座小石桥,路过四周绿油油的庄稼地。

从我还在婴儿车内蹒跚学步时便是这样,有时,老太太还会给我买我最喜欢吃的麻团,甜糯中带着芝麻的香味,齿颊留香。 可老太太自己却从来不吃,她说自己上了年纪牙齿咬不动了,每次只是微笑着看我狼吞虎咽。

小石桥边有一棵很高的树,长在并不宽的小河沟旁,常常有别人家养的小鸡在树荫下乘凉,树上的果实样子很像一串串馄饨,所以我称它为馄饨树。

每每看到树上挂着的绿油油的馄饨,我只能干巴巴地看着其他调皮的孩子光着黝黑的脚丫攀上树枝摘取那些果实,自己过眼瘾。 路边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和稀疏的房屋。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茉莉花香,也许是庄稼刚施过肥,还夹带着农田特有的气味。

老太太常常会眯起眼,指着一片片不同的农田,告诉我那是什么庄稼。

走过一段路,便是一条灰色的铁轨。 我极力远眺,却总是懊恼地看不到铁路的尽头。

我和老太太在一旁的田里找到茉莉花的花盆,然后倒扣在地上,充当了小板凳便坐了下来。

我喜欢看火车飞驰而过。 因此老太太常常带着我我来到铁路边,坐在花盆上,等待火车经过。

老太太,还有多少时间,火车怎么还没来啊?我有些耐不住,不安分地从花盆上站起来。 朝着火车驶来的方向张望。

快了,就快了。

[来源于]远处隐隐传来了火车的汽笛声和轰隆声,我愈发急不可待,伸颈远望,绿色的田野和蔚蓝的天空被一条灰色的长线划分开,那长线的端点似乎透出了一抹红色。 这次是红色的火车啊!一连看了2辆绿色的火车,终于等到了红色的火车了!现在想来,当真是幼稚得可爱。

囡囡,小心点,坐好了。 老太太把兴高采烈的我拉回了座位。 呜亢长的音调,带着火车呼啸而过的风声。

老太太,那火车是去哪儿的呀?北京吧。 北京?这个名字似乎经常听到。

北京是首都。 老太太悠悠地说。

哦···那北京好玩吗?老太太没去过啊。

恩···那以后我要是去北京,我把老太太也一起带过去,阿好?我仰起头,灿烂地笑。 老太太愣了一愣,而后笑了。

好。

好。

我们囡囡以后好好读书,去北京上大学!老太太摸了摸我的脸。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夕阳西沉,老太太和我将花盆放回原处。

老太太牵起我的手,慢慢地走回家。

囡囡,阿累?不累。

老太太的手并不光滑,皮肤也显得十分松弛,我都不敢用力地握。 可就是这一双手让我觉得很温暖,很安心。 夏天田野有风吹过,吹起了老太太齐耳的银发。 田野的庄稼和着微风轻轻摆动,似乎也在轻轻赞叹着眼前温馨的画面。

微风送来阵阵茉莉花香。

有些东西,即使时光过境,物是人非,也会随着记忆一样暗潮如涌,比如那条灰色的铁轨,比如夏天田野的独特味道,比如,那个慈祥的陪我看了4年火车的老人······那些许许多多,都见证了我那个童年的盛夏,成为记忆深处永不凋零的花。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386.com儿童文学-西方文学-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