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身份的重负:《侍》影评 (1965)

日期:2019-07-13?|? 作者:本站原创?|? 125 人围观!

身份的重负:《侍》影评 (1965)

安政七年3月3日(公元1860年3月24日),本是初春时节的日本江户城却下起了漫天的大雪,天有异象,这人世往往亦有事故。 影影绰绰之间,十八名剑士点缀着雪景,伺机而动。

幕府大佬井伊直庞大的护卫队正缓缓走过樱田门突然两个武土跪拜于打头的卫兵身前,假装呈上诉状,当卫士靠近,猛然抽刀杀之,现场顿时大乱,埋伏于四下的剑士群起而攻。 除了守卫井伊坐轿的数人,人数占优的护卫队基本已是散沙,陷入乱斗。

这个时候,整个刺杀计划的魁首星野用一只火枪打入轿子,没有打中要害,但是射中了井伊的腿,同时,枪击也是鼓舞士气的信号,剑士们不断尝试接近轿子,伴随着的则是一个个的死亡,没有比电影的剪辑更适合表现这种群体的杀戮了,那是一种混乱的有序,当计划付诸实施,控制就变成了混沌,个体的死亡、呐嘁、挣扎、以一挡百的勇武、倍而围之的剩杀,虽然这类影片的打斗有一贯的形式,作为见惯了各式暴力的当代观众而言,这些砍、劈、剌的动作实在有点小儿科,但是脸上那种分明流露着恐惧的决绝,还是能够让人感到武士安身立命的独特价值,哪怕这一幕几乎是他们最后的演出。

而于乱战中有孔武者,不是别人,正是影片的主角,三船敏郎扮演的仁居贺千代。

他的武士形象看上去架势很足,那种刻意的僵硬让笔者想起孔子的学生子路,三船的武土从形态上说就是那种战斗之时亦不忘正冠的类型。 不过这个角色的生命实质却全然不足以支撑子路式的端正,使得仁居的架势徒然地停留在神情与姿态上,当那幕幕的悲剧逐渐揭开,这种反差倒是绝妙地映衬着这个角色的悲凉。 不过此刻,在樱田门的漫天飞雪之中,仁居斩下井伊的首级,隐没在雪影之中,完成了俄狄浦斯一半的罪。 实际上,发生在影片尾声的刺杀并非是他们第一次行动,电影的开头才是他们第一次刺杀,只是因为井伊并未出现而未能完成。 刺客们因为这次未遂开始怀疑内部有奸细,而本来就是作为编外人士加入的仁居成为主要的怀疑对象之一,从而揭开了他悲剧性的过去。

封建社会是静态社会,等级制是维系其状态的最主要手段,身份的力量在很多时候都超越个人的意志,成为一道沉重的枷锁,而打破枷锁的唯方式,也就是获得一个身份。

仁居的母亲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生下了他,虽是权贵出身,却因门第不能承认这个孩子与他的血缘关系,私生子在那个时代远不是道德范畴内的称谓,更是命运的一种宣判。 但是,正如剧中人真砂路所说,仁居身上毕竞有高贵的血,那掌权者总是有回旋的余地,纵使……侍(1965)导演:冈本喜八编剧:桥本忍/群司次郎正主演:三船敏郎/小林桂树/新珠三千代/伊藤雄之助/东野英治郎/更多...类型:剧情/动作/历史/冒险制片国家/地区:日本语言:日语上映日期:1965-01-03(日本)片长:123分钟又名:Samurai/SamuraiAssassin/大武士。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386.com儿童文学-西方文学-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