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五百一十七章 你是帝师,我是帝父司礼监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7?|? 作者:本站原创?|? 102 人围观!

第五百一十七章 你是帝师,我是帝父司礼监最新章节

东林党的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魏良臣是谁,但是他们的党魁叶向高知道。

因为,皇帝准备授予这个幸进少年中书舍人的官职,是叶向高给改成杂流的两殿舍人。 除了叶向高,还有一个人通过方方面面的途径打听出了魏良臣是谁,什么来头什么底细,那个人就是东宫太监王安的家臣汪文言。 汪文言迫切想知道魏良臣是谁,原因是这个家伙截了他的胡,使得他现在还得以布衣身份奔走于王安和东林党之间。 若不然,中书舍人就是他。

结果现在,因为魏良臣先了一步,汪文言梦寐以求的中书舍人迟迟不能落实。 叶向高当初改魏良臣的官职,并没有想太多,因为中书舍人是正经科道官,非科举不得为之。 换言之,想做中书舍人,最低也得是个举人功名。

魏良臣是什么,听说中了个府考案首,可这府案首只是半步秀才。 福清相公为人还是很有原则的,他不会容忍皇帝肆意授官的口子在他这里开。

哪怕在他之前有过先例,但他不会这样做。

此后,于这魏良臣福清相公并没有过多关注,只以为此人是郑家近人,得庇于郑贵妃这才幸进。

不过,福清相公承认这幸进少年还是有些勇气的,至少关门军变那晚他的表现还是叫人刮目相看的。

再之后,福清相公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是因为金忠。

为了阻止金忠当上司礼掌印,远在无锡的顾宪成和在通州的李三才书信商量了番后,授意京中东林党人邹元标出面说服兵部尚书李化龙,派给事中熊明遇出关任建州左右卫察访使。

用意并非真的让熊明遇察访建州左右卫,而是想查魏良臣这个所谓副使。

人是金忠举出来的,出了事金忠自要担着。

熊明遇不是没有办成事,他写了一份奏疏,上面列了魏良臣出关的十八大罪,扣了很大帽子。

归京之后,这份弹章却是没能递上通政司,原因是宫中的斗争形势变了。

金忠主动不争掌印,这个时候熊明遇要再上弹章就失去了意义。 况且,新任辽东巡抚杨镐对魏良臣这个副使赞赏有加,建州方面也偃旗息鼓,甚至还将当初高淮打的欠条都交还了朝廷,这就使得弹劾魏良臣失去了有力攻击证据。

最要命的是,魏良臣突然就净身入宫当了太监。

这让东林还怎么去弹劾。 外朝历年来是对矿监税使屡有抨击,那是因为矿监税使直接和地方发生关系,可对内廷职司衙门官员,却是干涉不得的。

内官自有内廷处置,外朝要是插手,即便掌印孙暹怕都会不满。 李成梁的事,种种证据也都牵不到魏良臣,舒尔哈齐子扎萨克图入京告状的事杨镐认了,言称是他派人送扎萨克图进京。 没了利用价值,福清相公等东林大佬们自是懒得再理会这个幸进少年…噢,不对,幸进小太监。

有关五党吹捧那个小太监的事,福清相公听了都是一笑而过。

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落实李三才入阁。 孙暹当上司礼掌印后,投桃报李,帮着在皇帝那里为李三才说了话,使得皇帝口风不如从前紧了。 打铁趁热,叶向高准备月底前就引李三才入阁,免得夜长梦多。

毕竟,五党结盟想要阻止李三才入阁的风声已经传出,凤阳那里也常有来历不明的人在探察什么,想来五党中人是在搜集三才公的贪脏证据。

只要抢先一步入阁,造成既成事实,届时再发动党内上下,想来五党掀起的弹劾风潮必能为之压下去。 否则,若三才公未能入阁,风潮就起,很难说皇帝会不会改变主意。

………….孙承宗眼下其实算不得东林党人,他是七年前中的进士,虽以榜眼成绩担任翰林编修,但因为年纪实在太大,不符合东林用人年轻化的原则,所以虽和一些东林党人交好,但始终处于边缘地区,接触不到党内核心。

要算的话,顶多算半个东林党。

有关魏良臣的事是翰林院的同僚齐道南一次与他闲聊时,当笑话说起的。 齐道南对于五党中人吹捧一个太监,肯定是十分鄙视的,认为那帮人落破的连气节都不要了。 什么人不好吹捧,偏生吹捧一个阉人。

孙承宗初始也觉好笑,但知道那小魏太监就是关门军变入关劝说的少年后,不由好奇心大增。

进一步了解这少年的过往后,兴趣大增。

二十多年西席老师的经历让孙承宗特别喜欢发掘有趣的事。 对于这少年为何放着好好的杂流舍人不做,突然净身进宫近亲养孝,孙承宗也是十分诧异的。

现在遇上正主,他自是有些兴奋,不断打量着这个小家伙,却意外发现这小家伙看他的眼神很炽热。 “魏公公这么着急去南苑,所为何事?”孙承宗其实很想拉这小太监下马,坐下好好聊聊关门军变的事,再聊一聊他的心境,从而给自己的教育经历添个素材。 可两人毕竟不熟,只能先寻个突破口。 良臣没有多想,坦言相告:“不瞒孙大人,咱家奉皇爷旨出海,因缺人手,故请了御马监刘提督相助,特于南苑练一营兵,以求南下出海有备无患….这不,咱家正要带人去南苑看看营地呢,好让儿郎们过来后能够住的踏实。 ”“练兵?”孙承宗一呆,“魏公公会练兵?”“也谈不上会,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嘛。 ”说到这,良臣忙拍了拍脑袋,“对了,孙大人是翰林,懂得肯定比咱家多,要是大人有闲,不知是否能去南苑给咱家指点一二?”“这…”孙承宗脸上是迟疑状,心头却是火热,须知,兵事可是他一生兴趣所在。 可惜,以他的官职根本没办法直接插手兵事,只能闲暇到附近军营走走,看看。

不说有机会亲自练兵了,就是能在边上看上一会,他都能乐疯。

只是,照这小太监的说法,他练的兵是御马监下辖的,他一翰林参和进去怕是不行。 当真是为难。 不想那魏太监却是直接拱手道:“孙大人,那就这么说定了,咱家这还急着赶过去呢,大人回头自去南苑找咱家便可。

”对于孙承宗的喜好,良臣自是了解,眼见得他在那迟疑,也不容他多想,先给拍定了。

他才不会给孙承宗拒绝的机会。

练兵嘛,大家一起来就是了,你喜欢,我乐意,都是精忠报国嘛,何分彼此呢。

帮咱家把兵练好了,将来你学生也轻松不是。 你是帝师,我还是帝父呢.....理论上,算吧。

亲亲相帮,理理一家。 “哎…”孙承宗愣在那里,人都跑远了,那小太监都没听他说是否愿意呢。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386.com儿童文学-西方文学-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