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既要溪水清,又要猪儿欢——福建新罗区生猪养殖“治污记”

日期:2019-06-09?|? 作者:本站原创?|? 50 人围观!

既要溪水清,又要猪儿欢——福建新罗区生猪养殖“治污记”

  新华社福州3月25日电题:既要溪水清,又要猪儿欢——福建新罗区生猪养殖“治污记”  新华社记者项开来、陈弘毅  三月的闽西老区春光明媚,清甜的空气中溢满了花香。

走进福建龙岩市新罗区大池镇大东村,三百多年的古榕抽出了新芽,清澈的溪水缓缓流过,新修的溪畔栈道蜿蜒曲折。   外人难以想象,两年前溪旁还是大大小小几十家生猪养殖场,猪的排泄物未经处理直排入溪。 一到夏天,村里臭气熏天,村民经常被小黑虫叮满红包。   新罗区是福建生猪重点产区之一,最高峰时年出栏170多万头。 “房前屋后空地几乎都被利用起来养猪。

”雁石镇党委书记吴志煌说。

  无序养殖带来环境不堪重负。

虽然新罗区拥有70%以上的森林覆盖率,但与青山相伴的却是“黑水”“臭气”,小流域基本都是劣五类黑臭水体。   从2009年开始,当地党委政府多次下决心整治生猪养殖业污染,但由于基层执法力量有限,环保检查难以“全覆盖”,养殖户和执法部门经常玩“躲猫猫”,成效都不理想。

  “经常是干部前脚刚离开,养殖户后脚就开始偷排。 更为甚者,不少村民趁着深夜四处丢弃病死猪,最高峰时全镇一年有上万头,环境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大池镇党委书记蔡艺勇坦言。   2017年初,严重的生猪养殖污染导致辖区水质持续恶化,大池镇被区里“黄牌警告”,如果环境再无明显改善,养猪业将可能“整体退出”。   消息一出,大大小小的养殖户们坐不住了。 大家纷纷到镇政府讨说法:“这是我们的饭碗,不养了日子咋过?”  “养猪是大家的‘饭碗’,党委政府也希望大家能端稳饭碗。 但如果任由偷排漏排,环境质量持续恶化,最后全镇生猪养殖被‘叫停’,损害的是大家共同的利益。 ”镇干部一席话说完,养殖户们开始反思。

  猪要养,人也要活。 在政府的组织下,养殖户们远赴广西等地学习环保经验,引进先进技术进行环保“升级”。

根据环境承载量,大池镇生猪存栏量比高峰时下降了一半左右,并向规模化养殖场集中。 房前屋后的“小、散、乱”养猪场全面清理,规模养殖场则选择远离村庄。

全镇1千多家养猪场,目前只剩下100多家规模化养猪场。

  养殖户吴美月2017年投入200余万元对猪场进行改造,引入了大型机械设备,猪的排泄物混合了菌种充分发酵后转化为有机肥,实现了无害化处理。   “过去的环保是‘做给政府看’,现在是‘做给自己看’。

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查看环保状况,要是因环保问题被关停,损失太大了。

”吴美月说。

  “养殖户之间互相监督、村民义务监督、镇里还组建了河道专管员队伍,一有偷排就有无数眼睛盯着,一有举报必有执法,”大池镇养猪协会会长黄炳荣说。   今年正月十四,一家种猪场趁着夜色偷偷排放污水。 不到一小时,区环保局执法人员就敲开了猪场大门,负责人傻了眼:“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原来,河道专管员深夜巡逻时发现河道异样,村民也赶来指引,迅速锁定污染源取证。   如今,全区流域生态整体好转。 在雁石镇大吉村,曾是黑臭水体的大吉溪如今清澈见底,消失多年的水草、小鱼又回来了。   “一猪独大”的局面正在改变。 大东村副主任吴江龙告诉记者,一开始村民也很不理解,特别是小型养殖户转产转业难,后来通过工厂打工、特色种植等逐步消化,慢慢大家也都接受了。

记者在村里看到,拆除的猪栏被复垦为农田,种上了百香果、莲藕等特色农产品。

过去不敢想的乡村游,如今也开始摆上议事日程。 +1。


儿童文学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6386.com儿童文学-西方文学-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